「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

2020-05-28 阅读 537 次 作者: 来源: 访谈学术

2019-03-07|撰文者:诏艺

「别浪费唇舌在那些只值得你沉默以对的人身上。往往最有力量的词语就是啥也不说。」– 美国知名女作家   曼迪.黑尔

(Don’t waste words on people who deserve your silence. Sometimes the most powerful thing you can say is nothing at all.) – Mandy Hale



发迹

19世纪末起,西洋美术史主要被印象派莫内、雷诺瓦、毕沙罗,和后印象派的梵谷、高更等这一帮人抢佔绝大多数版面至今,北欧各别国家的狠脚色们,因为按讚、订阅、分享的曝光度相对而言不高而冷门许多。因此认识这位艺术家,也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情,在日本东京的国立西洋美术馆的常设展中,偶然看见后惊为天人,留下深刻印象。

「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哈莫修依自画像,油彩画布。图/取自wikipedia

「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哈莫修依,〈室内中弹着钢琴的依达〉(Interior with Ida Playing the Piano),油彩画布,1910。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品。图/取自wikimedia

威廉.哈莫修依 (Vilhelm Hammershøi, 1864–1916),1864年出生于丹麦的哥本哈根。成长于富裕家庭的他,自幼便开始跟几位丹麦的大师,如Vilhelm Kyhn、 Niels Christian Kierkegaard和Holge rGrønvold学习绘画,之后进入丹麦皇家美术学院(Det Kongelige Danske Kunstakademi/Royal Danish Academy of Fine Arts)等学校陆续进修。1885年,时值21岁的他,作品首次在「夏洛特春季展」(Charlottenborg Spring Exhibition,现在更名为Kunsthal Charlottenborg,始于1857年,是北欧历史最悠久也最重要的艺术展览之一)中亮相。其中一件作品〈一个年轻女孩的肖像〉(Portrait of a Young Girl),画中人物是他妹妹安娜(Anna Hammershøi),据说被印象派大师雷诺瓦看见并讚誉有加。1889年他代表丹麦,于巴黎举行的万国博览会(Universal Exposition)中展示四件作品。在他有生之年,艺术家主要时间多在自己的故乡工作,以绘製肖像、建筑和室内设计图画为生。哈莫修依于1891年与他终身的挚爱依达.伊斯台德(Ida Ilsted)结婚。经由画家打从心底的深刻描绘,这位「术科太太」的身影,从此倘佯在西方艺术史中,佔得无人可以抹灭的一席之地。

「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哈莫修依,〈年轻女子肖像〉(Portrait of a Young Woman),油彩画布,1885。画家妹妹安娜。图/取自wikimedia



创作特色及风格

哈莫修依以其静谧、诗意、柔和而略带神秘感的室内空间及室内人物「非正面」的肖像闻名。哈莫修依和其连襟彼得‧伊斯台德(Peter Ilsted, 1861–1933)及另一位卡尔‧霍索伊(Carl Holsoe, 1863–1935),同为1890年成立的丹麦先驱艺术团体「自由展览会」(The Free Exhibition)成员。因为三位的创作在某程度上承袭荷兰光影大师维梅尔(Johannes Vermeer, 1632–1675)的作品,多以描绘室内光线下安静的风格为主,后来同被视为「哥本哈根室内静物学派」(Copenhagen Interior School)。在经过百年后,美国大都会美术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曾在2001年举办过他们三人的联展。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更于2008年,为他举办过一个盛大的回顾展《威廉.哈莫修依:沉默的诗篇》(Vilhelm Hammershøi: The Poetry of Silence)。

讲起来,三人所创作的多数内容大同小异,主题不外乎「室内空无一人的一隅」,充分反映出我们至圣先师孔老夫子眼中的大贤人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崇尚简约、生活简朴的写照;或是没来由地出现室内隔间门开着一半、一种提供超人气恐怖电影《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启发题材的谜样瞬间。但若再细查哈莫修依所绘的人物,几乎全是自己女性亲友,包括母亲、妹妹、妻子等,在看起来为了省电暖气没开足够、室内温度颇低状态下的静态片刻,或看书,或弹琴,或禅定冥想中的身影,甚至连画中模特儿也时常都是同一人,就是那位「术科太太」-依达。

「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哈莫修依,〈艺术家妻子〉(The Artist’s Wife),油彩画布,1894。画中人物正是在当时「没有冠夫姓」的「术科太太」-依达.伊斯台德。图/取自wikimedia

「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哈莫修依,〈Frederikke Hammershøi〉(注:艺术家的母亲),油彩画布,1886。图/取自wikimedia



电影《月光光心慌慌》预告片官方连结

只要仔细观看他的画作,哈莫修依的作品不但因为将色彩调低而显得更为灰白,因此得以产生强烈的个人风格和辨识度,且对于空间中谜样氛围的建置、构图及光线的细节描绘信手拈来。对于图像上场景的操控能力与技巧,都远优于另外两位。

哈莫修依的作品虽然多採用低彩度,包括灰色、不饱和的黄色、绿色和其他低沉色系,而显得较为冷冽,但作品整体色感柔和优雅。他笔下的人物形像,透露出一种轻微的紧张和神秘气息,寡言却不会无趣,些微的迷濛却纯粹乾净。他所构筑出的室内空间绘画,记录着艺术家「平庸的生活日常」(banality of everyday life),同时创造出不平凡的简洁及「跨时空的情绪穿透力」,充满着画家和他所绘对象的内心戏,并散发出悠远的静谧感,着实使观者深深为之着迷。

「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哈莫修依,〈在阳光下跳舞的尘埃〉(Dust Motes Dancing in the Sunbeams),油彩画布,1990。图/取自wikipedia



艺术市场

有时候不得不相信,市场会说话,毕竟拿真金白银去换只能修身养性、想炫耀又不方便带出门的艺术品,如果不是真的够值得,应该也没有人会花大把钞票去购藏。绝大多数收藏家的眼睛还是雪亮的,至今哈莫修依的作品平均交易价格依旧远超过另外两位齐名画家数十倍以上。

2012年6月,苏富比以172万英镑(约合当时新台币9千1百万元),拍出描绘「术科太太」的作品《读着信的依达》(Ida Reading a Letter),当时创下百年来丹麦籍艺术家拍卖史上最高价纪录。随着这几年国际艺术市场的蓬勃发展,近二年来这位画家的市场价格依旧缓步提升,2017年11月苏富比的纽约夜拍中,作品〈室内中在钢琴旁边的女人〉(Interior with Woman at Piano, Strandgade 30),以621万美元(约合新台币1亿九千万元)售出。另据资料显示,2018年12月,着名的盖提美术馆(Getty Museum)也以503万美元(合约新台币1亿5千6百万元)的价格,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中,拍下了艺术家1912年所绘〈室内的画架〉(Interior with an Easel, Bredgade 25)一作。

「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哈莫修依,〈读着信的依达〉(Ida Reading a Letter),油彩画布,1899。图/取自wikimedia

「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哈莫修依,〈室内中在钢琴旁边的女人〉(Interior with Woman at Piano, Strandgade 30),油彩画布,1901。图/取自wikimedia

「这位也面无表情的是...术科太太」 ─ 丹麦画家威廉.哈莫哈莫修依,〈室内的画架〉(Interior with an Easel, Bredgade 25),油彩画布,1912。盖提美术馆收藏。图/取自wikimedia

哈莫修依曾经表示,「我完全相信,一件好的画作,用色愈少,愈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他没有受到19世纪末那个时代,各新兴艺术潮流所带来的影响,以坚定的意志和澎派汹涌的艺术革命思潮保持冷漠的距离,执着于他低调而抑郁寡欢的图像语彙。

始终维持着清晰的脑袋,没有迷失在人云亦云的喧闹世界,「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坚持,正是这位艺术家给我们最大的学习和启示。